9旬老兵寻找1943年中央空军军官学校23期学员 老友于振超你在哪

作者:黄河红色文化宣教基地 发布时间:2018-01-12

      “我叫吴鲁泰,是(1943年)中央空军军官学校23期学员,我想找我的同学。”

      尽管因喉癌切除声带四十多年,唯有依靠空气进到肾管里振动发声,但老兵吴鲁泰依然坚持亲口说出这句话。

黄河博物馆

 

      9月21日,乌鲁木齐市喀什西路景苑小区,当新疆晨报记者、关爱抗战老兵新疆志愿者看望老兵吴鲁泰时,老人说,他至今记得23期的同学于振超,他们是关系最好的同学,不知道他是否健在,他还想知道23期的其他同学还有谁健在,他很想念同学们。

热血青年报考空军军官学校

      今年95岁的吴鲁泰看起来精气神很好,即使坐在床上,都要扶着拐杖努力挺直身板,阳光不错的时候,他还和老伴周薇一起下楼散步。

      四十多年前,吴鲁泰患了喉癌,喉咙处动了手术,声带被切除。自此,老人在喉咙处围上布帘,布帘下,是一个如一元硬币大小般的窟窿,那是手术留下的痕迹,因发音困难,更多时候,老人用口型和手势以及文字跟人交流。

      “我爸身患喉癌和直肠癌,今年5月底,老爸报病危,我们把老两口从浙江老家接回了新疆。”吴鲁泰的小女儿周珍(跟随母姓)说,父亲回到新疆不久,就跟他们说,想在有生之年找到抗战时期一起考入中央空军军官学校23期的校友。

      吴鲁泰的老伴,今年90岁的周薇说:“你问他,刚刚吃了啥?他记不得,七十多前事,他还记得呢!”

      尽管患有阿尔茨海默症,双手发颤,但老兵吴鲁泰对某些片段往事,依然记忆犹新。

      老兵表达说,他是1923年在浙江金华县钱西乡马于村出生的,1943年在(浙江)丽水高级中学毕业,之后到重庆投靠叔父,准备继续求学,将来从商。看到了重庆被日军狂轰乱炸的惨状,他打消了原先的念头。

      据史料记载,1938年2月18日起至1943年8月23日,日本对战时中华民国战时首都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据不完全统计,在5年间日本对重庆进行轰炸218次,出动9000多架次的飞机,投弹11500枚以上。重庆大轰炸的死者达10000人以上,超过17600幢房屋被毁,市区大部分繁华地区被破坏。

      当时,一心想参军的吴鲁泰看到报纸上有中央空军军官学校招生消息,响应“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于是报名考试,1943年6月份,吴鲁泰和于振超以及另一个同学被录取为中央空军军官学校23期学员。

      吴鲁泰说,记忆中,于振超和他年龄差不多大,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

      中央空军军官学校的前身是中央航空学校,是中国空军的摇篮。抗战爆发后,航校先后迁往云南昆明、巴基斯坦拉合尔,并改名为中央空军军官学校。

      随着中央空军军官学校的迁移,吴鲁泰和于振超等同学们一起来到位于昆明巫家坝的中央空军军官学校学习。

追忆往事 怀念校友

      提起抗战时期,吴鲁泰他们所学习并驾驶的飞机是怎样的?老兵吴鲁泰双手叠加,比划出“双翼飞机”的造型。他说,那时候学习的是轰炸机,空军的主要力量来自轰炸机,中国拥有的飞机数量特别少,来源于盟国的支持。

      据记载,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时,中国空军成军不及五年,接受美式训练的飞行人员500余名,以笕桥中央航校2-6期毕业生为抗日空战的主力。当时我方仅有飞机314架,日军飞机数量是中国的9倍以上。中日之间的空战,是一场完全不对等的搏杀。

      由于当时国内条件极差,没法进行飞行训练,大约是在1944年年底,吴鲁泰和于振超等同学到巴基斯坦拉合尔学习。

      “我学的是初级,高级课程需要到美国去留学,但必须经层层选拔,1944年2月份的考试,我没被录取,我就回到昆明,在昆明的中央空军军官学校学习轰炸机领航技术。”吴鲁泰说,后来,他和于振超终于通过考试,获得了去美国留学的机会,从昆明出发,经重庆—上海,坐船来到美国德克萨斯州爱伦敦领航学院深造。抗战胜利后,轰炸领航课程也被取消,吴鲁泰改学地勤。

      1947年回国后,吴鲁泰在上海大场成为了空军第八大队24中队领航员。

 

      1949年,吴鲁泰结婚,之后,吴鲁泰和于振超都在北京工作。再之后,吴鲁泰在南京明故宫飞机场四所,又到南京航空专科学校当仪表老师,培养新一代飞行员,之后又调到沈阳的航空工业学校、西安航空工业学校,1962年调入到新疆机械学校任职,后在农机厂中学(现乌鲁木齐市第47中学)担任老师直到退休。

      至于当年的那些同学,老兵说,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于振超,他们一起考进23期,一起去好几个国家学习飞行。之后又一起去美国留学,一起回到中国,还曾经一起在北京工作,只是后来断了联系。

 

      吴鲁泰的大女儿,今年66岁的吴涵说,她在幼年时,大概6岁左右,曾经和父亲去过于振超位于北京的家。当时,于振超一家热情接待了他们,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据《上海军事志》第八编战事、第三章现代战事第十二节记载:1949年4月9日,国民党空军第十大队一〇一中队飞行员刁光弟、沈济世、王凡与罗锡龄、宋永信、徐迈、(空军供应总处少尉军械官)于振超驾C-46运输机起义,由上海飞往济南。

      对此,吴鲁泰说,他了解于振超的这段历史,只是后来失去了联络,他很想知道他们的下落,哪怕是后代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