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追忆丨毛泽覃嫡孙毛新明长汀“寻亲”记……

作者:黄河红色文化宣教基地 发布时间:2018-01-12

      2012年12月29日上午,家住长汀县城罗汉新村的百岁老红军、原福建军区电话队队长兰元堂老人在凛冽的寒风中等候一个特殊的“客人”。

      9点左右,一位中等身材、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叩响了门铃,他就是毛泽覃的嫡孙、毛新明。刚刚在湖南韶山参加完大爷爷毛泽东诞辰119周年纪念活动的毛新明昼夜兼程、马不停蹄赶到了长汀。

      一个是毛泽覃的老部下,一个是毛泽覃的亲孙子;一个已百岁高龄,一个刚年过不惑。相看泪眼朦胧,执手无语凝咽。一老一少两双大手,在这一刻紧紧地相握在一起。此时,罗汉岭上的腊梅已凌寒绽放,窗外的红山茶也展露出张张笑脸。悲喜人生也相逢,经历了多少风雨坎坷,为了一个共同的亲人——毛泽覃,两个年龄悬殊的陌生人一下成了世间最亲的“亲人”。然而,围观的人们不禁发出了疑问,毛泽覃的孙子,怎么早没听说过呢?

黄河博物馆

     毛新明一直以为自己是孤儿

     毛新明告诉兰爷爷,那是由于爸爸毛楚江生前有一封重要的信件托付给战友保存,他才得以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孤儿。

     原来,在进入中央苏区工作之前,毛泽覃曾一度在武汉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在此期间,毛泽覃结识了武汉“私立汉口圣约瑟女子中学”的进步女学生兰榕彬。兰榕彬原按家中字辈排行取名“兰启榕”,1908年出生,祖籍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大哥兰和祖、二哥兰延龄,三哥兰启山、四哥兰和祥、二嫂叶秀清在黄麻起义中牺牲,新中国成立     后,兰家三烈士列入了黄安县(今红安县)烈士名录。

     1927年就读于武汉“私立汉口圣约瑟女子中学”的兰榕彬, 在校期间积极参加爱国运动,寻求救国真理,积极投身到大革命的洪流中,同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8年主动与武汉地下党向警予、何孟雄、恽代英等人取得联系,要求转入中国共产党,为革命而奋斗。在向警予、瞿秋白、恽代英、何孟雄等人开办的 “农民运动”、“工人     运动”训练班里,受到革命启发,协助和完成了党交给的各项任务。同年,成为毛泽覃最亲密的恋人和革命伙伴,常秘密来往于南昌与武汉、汉口之间,进行地下革命活动。八一南昌起义之前,兰榕彬放弃学业,前往南昌配合毛泽覃的地下工作。

     1929年,兰榕彬怀有身孕后,毛泽覃奉命即将调入中央苏区工作。深明大义的兰榕彬为了不拖累爱人,主动要求回老家湖北黄安待产。二人商量后,毛泽覃决定从江西永新县托颜银南将爱人兰榕彬经九江水路护送回湖北黄安娘家,临行前,毛泽覃为爱人腹中的胎儿取名“毛楚江”。没想到,夫妻分离竟成永别。

     毛泽覃在中央苏区工作时和长兄毛泽东一样,屡屡受到排挤。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后,毛泽覃被留在赣南打游击,随后又奉调到闽西苏区,在福建军区担任领导职务。在国民党军队的大举包围进攻之下,毛泽覃和福建军区的红军将士浴血奋战,1935年4月,因弹尽粮绝牺牲在瑞金与长汀交界的深山中,遗体被抬到瑞金县城“示众”(详见解放军 出版社2011年8月《浴血归龙山》一书)。

     而兰榕彬在黄安老家产下儿子后,按照毛泽覃的交待给儿子取名“毛楚江”。1930年,兰榕彬把幼子留在娘家,只身从湖北南下江西,途中不幸遇害,年仅22岁。毛楚江长大成人后,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没有对外公开毛泽覃儿子的真实身份。长大成人后,参军入伍到洛阳部队(后属二炮某基地)。“文革”期间,林彪集团在军队网罗党羽,培植      亲信,而对反对者则百般迫害,甚至置其于死地。1969年10月17日,林彪擅自发布“中央军委一号文件”。一时间军队各级组织学习讨论。在学习讨论会上,因毛楚江等人持有个人看法,要求部队领导遂级向中央反映而被关进“学习班”。在“学习班”,毛楚江想方设法将信件转出给战友张正清越级反映到中央。随后,中央指示“学习班”

散。1969年10月部队批准毛楚江去湖北探亲。同年11月,林彪集团背后追查越级反映的秘密信件。毛楚江深感形式严峻,他事先将准备好的物品和书信寄给内蒙古包头的战友张正清保存,希望张正清有朝一日把遗物和书信亲自交给妻子和孩子。1969年11月,毛楚江被消除军人身份和真实姓名。随后被害于北京,时年40岁。

黄河博物馆

武汉“私立汉口圣约瑟女子中学”

兰榕彬

      由于种种原因,直到2008年,毛新明才得到父亲毛楚江托张正清转交的遗物和遗书,一直自认是“孤儿”的毛新明才恍然大悟,自己是一代伟人毛泽东的侄孙、毛泽覃的亲孙子。

      按照父亲毛楚江遗书的指引,毛新明随后与红安县委党史办的周少怀主任取得了联系,半年后由周主任找到了兰榕彬的家人兰双安,兰双安是兰延龄和叶秀清之孙。很快,毛新明和表哥兰双安取得了联系,再次确定了自己的特殊身份。此后,爷爷毛泽覃的任何消息都让他牵肠挂肚,2011年,看到媒体报道毛泽覃遗体的真实下落后,毛新明还专程到瑞金走访当年的亲历者,采集录音录相资料。这次又专程来到长汀,与兰元堂老人相会。

      故人之后毛新明辛酸的叙述,让兰元堂老人双眼湿润。他没想到老首长毛泽覃英年早去,儿子又在文革中遭到迫害,孙子也倍受坎坷,喜的是眼前英武的毛新明仿佛又让他看到了当年老首长毛泽覃的身影。

黄河博物馆

      兰元堂跟随毛泽覃转战5个多月

      对于远道而来的毛新明,最想知道的是爷爷毛泽覃在闽赣山区打游击的一些事情。碍于语言不通,毛新明让笔者作为翻译,听着老人的回忆,如烟往事顿时历历在目。

      兰元堂老人告诉毛新明,他1929年参加红军,过年就上100岁了。兰元堂见到毛泽覃是在农历1934年的12月,临近春节的时候,他随福建省级领导机关红军游击队驻扎在长汀县四都山区的乌蛟塘村,当时瞿秋白、何叔衡、张鼎丞等人也驻扎在这里,毛泽覃从江西瑞金的田心一带来到乌蛟塘,毛泽覃很年轻,身材高大,打仗很灵活。红军战士都称呼他“毛司令”或者“毛师长”。

      由于国民党军队重兵包围,游击队被迫在闽赣山区四处转战。兰元堂跟随毛泽覃一路走一路打,不知道转了多少深山老林。有一次路过一个几户人深山小村,村里驻扎了百来号国民党兵,堡垒上插了青天白日旗。当时许多人都紧张起来,毛泽覃却下令:“我们冲上去,和敌人干!”游击队仅有的几支机关枪和自动步枪一齐开火,敌人闻枪

      散,游击队抓住时机,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

      老人清楚地记得,在长汀四都山区学堂坳的一座山头上,毛泽覃头戴红军帽,拄着一根木棍,为游击队员做思想鼓动工作。他说,毛司令要求我们要时刻注意保存有生力量,不要和敌人硬碰硬无谓的牺牲。敌人从江西方向来,我们跳到福建的山区;敌人从福建方向来,我们跳到江西的山区,奈何不了我们。说得大家哈哈大笑。部队准备向白竹寨突围时,发现敌人的堡垒里驻兵很多,毛泽覃下令回到四都的乌泥村,等待夜间敌人睡觉后再突围,按照他的指令,部队果然安全突围。

      部队后来转战到江西境内的一个小集镇,这天几个国民党兵也来赶集。在毛泽覃的指挥下,侦察排长带着兰元堂等人缴了敌人的枪械和服装,乔装成国民党军大摇大摆来到集镇上,谎称是“围剿”红军的中央军,要求地方马上筹集食物劳军。游击队获得补给后,毛泽覃留在集镇上休息,兰元堂和尖兵分队又出发探听敌情。老人说,有毛司令指挥,我们打仗很放心。

      1935年4月,兰元堂跟随毛泽覃转战到江西会昌境内的麻州村,当时春雨绵绵,国民党兵穿着军用雨衣连续搜山“围剿”,红军游击队经过昼夜行军作战,补给中断,伤员剧增。一天,兰元堂和尖兵分队奉命先行侦察,在翻越了一座陡峭的高山后,前方的山头上突然响起敌人进攻的激烈枪声,尖兵随即返回。然而听到枪声的后方部队也四散寻      路突围了,部队就这样冲散了,兰元堂和毛泽覃自此分手,再也没有相见,麻州村成为兰元堂和毛泽覃诀别的伤心地。

黄河博物馆

      “祖孙”弹泪回忆毛泽覃牺牲经过

      当毛新明问及兰元堂是如何得知毛泽覃牺牲的消息时,兰元堂说,麻州一战,自己因为脚伤化脓溃烂无法行走,和其他战友一起被俘,辗转从江西的会昌被押解到福建长汀坐牢。后来是从一张国民党的报纸上才知道,毛司令不久也牺牲了。牺牲的地方他已经记不起地名了,只知道是一座很偏僻的深山。

      兰元堂说,自己是在去年看到《揭开毛泽覃遗体埋葬地真相》一文后才知道,毛泽覃牺牲后,遗体被国民党兵抬到瑞金县城开会“示众”,后来还被敌人残忍地割断了头颅,挂在县城绵江河边的榕树上。多亏了瑞金竹下村的杨氏三兄弟,冒死为毛泽覃收敛全尸,买棺安葬。可是,毛泽覃的坟墓也在文革平整土地中遭遇厄运,荡然无存。说到这里,老人的声音哽咽了,而一旁的毛新明也无声地落下了滚滚热泪。

      兰元堂跟随毛泽覃一路转战,150多天同吃同住、同生共死,其中深厚无比的战友之情岂能用语言形容。他庆幸自己百岁高龄仍然幸福健康地享受天伦之乐,却为老首长毛泽覃英年牺牲,死后身首异处、尸骨无存而感动悲痛欲绝。老人动情地对毛新明说:“多少年了,我不能去想毛司令啊,一想起心里就痛,我想去祭拜老首长的英魂,可是找不到地方啊。今天你来看我,我这心里又是欢喜又是痛,喜的是我看到了毛司令故人有后,可是我的心里还是不能安宁啊……”

      从见到兰元堂老人的那一刻,毛新明的脸色一直是凝重深沉的,话语无多。内心充满了悲戚和酸楚,五味杂陈。此刻,听到老人的肺腑之言,毛新明更是泣不成声。同样的悲喜交织萦绕在他的心头。父亲在遗书最后对他说:“记住,我们的祖籍是韶山冲,是毛家后人,无论你出生是男是女都叫毛新明,长大后要继承毛泽东思想,为党和人民服务。怕是爸爸来不及和你们团圆了!”想到这里,毛新明肝肠寸断,自己历尽坎坷、几经周折,不惑之年才认祖归宗回到韶山“毛家”。而父亲却带着深深的遗憾在不惑之年就横遭迫害。子欲孝而亲不在,何其痛哉!这次长汀的“寻亲”之行,更让毛新明感到了“家和亲人”的珍贵。从兰元堂老人的回忆中,毛新明如见其人,如闻其声,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爷爷毛泽覃的光辉战斗历程,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远去的爷爷留在老区人民心中的高大形象。他相信,爷爷毛泽覃和无数的红军先烈一样,会永远活在千秋后代的记忆之中。